回味童年,合金弹头你是否还记得

  我是山西吕梁临县人,临县人口众多。劳动力丰富,全县劳动力约22万,15万处于闲置半闲置状态。常住人口大约60万,由于地理条件和气候所置,耕地往往解决不了温饱。临县有句谚语:“临县!临县!十年九旱,剩下一年不旱,冷雨打过三遍”临县是农业县,可由于北方的高原气候,土地贫脊。在1986年9月被列为全国11个试点扶贫县。(1993年…1994年)曾两次视察临县,2002年省委书记亲自带班子到临县调研扶贫。可临县,地理,气侯人力无法更改,大型企业又没人愿往。没办法有一半的临县人选择出外谋生,空出来的土地资源养活另一半人。在太原市光在岗的临县籍出租车司机就达5000多人,其在外务工人员之多。非典时期政府做过统计,三天从太原返回临县的务工人员就达十万多
  。大部分外来人在城市里生活了十几年,甚至更久。但终究是外来户。每年开学因为孩子上学的问题不知愁坏了多少人,拖人,找关系,花钱进。在当地政府对九年义务教育,免学费,还可参加营养午餐。每天两个鸡蛋一袋牛奶。而在这不但上学难,还得多掏上学钱。这钱给的不是学校,而是住地可以把你的安排到学校的人。
  城中村拆迁,房价飞涨。以前一年两千左右的十来平米的小平房,现在涨到八千。居民用电是四毛七,我们八毛到一块五。因为我们的到来,城中村一切费用都不用出。水费只收外地户,足以满足本地人使用。还能结余。卫生费想收多少收多少,全凭村干部自己定。多余的都进了个人腰包。而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无论小本经营还是打工上班都越来越难做。像我这两年早已坐吃山空,肯老本了。虽然日日辛劳,但不见回报。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  今天已经11月16日了,天刮着大风。而我们到目前暖气还没送上,每天晚上只能合衣而睡。北方的气候,离国家规定的送暖日期已经过了整整十六日,而我,而我们包括年老年少却还在苦挨着严寒。
  煤改电呀煤改电…我以前交五百的取暖费就够,现在房东要收三千五。没办法搬家。
  煤改电呀煤改电…十一月十六日了还来不了,我们还要等多久。
  煤改电呀煤改电,你让我年迈的父母交不起取暖钱,为了孩子们可以暖和点。我和父母只有受这寒冬的折磨。
  在家尚可生火取暖,在这却只有受尽严寒。黄土高原的恶劣气候,和这城市里的严寒步步紧逼,压缩着我们的生存空间。十五岁出门到如今在城市里生活了十六年了,我今天发现自己已无路可走。我不甘心,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